经典的左侧边栏+右内容栏

  • 这么近,那么远—移动互联网人性拷问

    先问你两个问题:1.你有多久没有看过你最好的朋友了? 2.你有多久没有看过手机了?对于第一个问题,大部分人也许要思考一下才能回答,而对于第二个问题,可能就要简单多了,因为此时此刻你正在用手机阅读这篇文章。

   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话题是,在网络无所不在、业务无所不能的移动互联网时代,你丢了些什么?

    在德国召开的一场数码科技会议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3年全球共有18.3亿部智能手机,每位手机用户平均每天查看 150次手机。换言之,除了休息时间外,每人平均每6分半钟查看一次手机。手机综合症正在成为社会的一种新型流行病,在公交车、地铁站、公园、餐厅、家里、单位……“低头族”、“屏奴”正在快速膨胀,迅速占领了世界的各个角落。很多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按开密码看一眼手机,刷微博、刷微信,或者看照片,又或者什么都不干就看一眼再锁掉。

  • 贫困不予温柔之名

    我的舅舅,是个穷人。

    但其实,他并不是一个穷人。

    人到中年,月薪近万,这样的收入,在一座西部城市,算是不错了。但联系到我外公家,就有些许寒颤。我舅舅从小被人介绍时的介绍语是 “这位是冷局长的二公子”,在那个年代,肉类在国人饭桌上还属于奢侈品的年代,外公家里就已经有彩电热水器,用上天然气了。于是,在长辈的眼里,我舅舅现在的“成就”,有点扶不起的阿斗的意思。

  • 我们讨论的民主是什么

    似乎每隔几年,就会有一阵这样那样呀的风潮。例如,颜色革命。那时节,好像全世界就要变了天一样,各种艺术的名字,加上革命两个字。一个个着急忙慌的挤上各种媒体。现如今,新媒体已然十分发达。这类信息的传播速度,更是十分快捷,加之我朝日益开放,接触到这类信息的机会越来越多。

    人到中年,月薪近万,这样的收入,在一座西部城市,算是不错了。但联系到我外公家,就有些许寒颤。我舅舅从小被人介绍时的介绍语是 初见那些来自异域的与国内媒体行文风格迥然不同的新闻,不说耳目一新,也算是感觉新鲜劲十足。看得多了。才发觉,所谓客观公正,在时事政治新闻里,是不可能真的做到的。为何要这样说?先撇开政治环境,意识形态之类的“上层”上的东西不说,最基本的民族文化,宗教文化以及自然环境下孕育出来的社会,怎么会有相同的价值理念?西方一直在推崇的所谓“普世”,真的是“放之四海而皆准”么?我虽不是什么高明的理论家,但是我隐约觉得,在一种文化背景下产生的理论,放到另外一个文化中去。真的大丈夫么?